丝瓜视视app在线观看

丝瓜视视app在线观看

文琛忍不住想在她的脑子里、那个房间里重新画上更难忘的记忆。

亲吻间隙,文琛将她横抱了起来,迅速拥着她回到了房间里。

大床之上,他覆了上去。

十指相扣,他的脸颊埋在她芬芳的发丝之间。

文琛一遍遍温柔地唤着:

“恩灿,我爱!”

“恩灿,不要怕。”

“恩灿,嫁给我。”

一道道温柔的话语像是一句句魔咒将恩灿彻底捆绑住。

预想中的疼痛抵达灵魂深处,文琛将她眼角的一滴泪轻轻吻住。

时光,在这一刻开出璀璨的花。

从来都知道恩灿的身体不好,体弱多病,也就过了20岁之后好些的。

海滩上的白嫩如玉清纯少女白裙飘飘唯美动人

所以文琛极尽温柔,根本不敢放肆。

摘下那朵红莲之后,他便草草结束了。

文琛怀中,恩灿缩着身子,一动不敢动。

文琛也是一动不敢动。

忽而感觉,这样沉默的氛围让人紧张,呼吸都觉得困难。

等了好一会儿,她的声音掠起:“这里怎么有颗痣?”

文琛:“……”

忽而又感觉,其实彼此静静相拥就很好,有时候也不需要那么多话。

文琛动了下,问:“这里有浴缸吗?”

“没有,我是单身公寓,空间没有那么大。”恩灿说着,捏着被子遮住身子,从他怀中滚了小半圈,滚到大床的另一边,也不敢看他,道:“闭着眼睛,我先洗澡。”

不然,总觉得不舒服。

文琛见她一直缩着身子,问:“我、咳咳,我帮?”

“不需要!”她拉着被子往上,直接盖住脸:“还是想一想,怎么跟我妈咪说吧!”

文琛:“……”

她的声音又响起:“闭上眼睛!不许看!要是看,我就再也不理了!”

文琛立即闭上了眼睛:“嗯,我闭上了,保证不看!”

空气里,响起她一边抽着气一边坐起身的声音。

那是她疼的。

但是文琛心疼的同时,却是默默欢喜的。

恩灿小心拿了衣服,就进了浴室了。

房门关起来,他立即睁开眼睛,手脚麻利地从衣柜里找到了备用的床单什么的,赶紧换上。

全部换好之后,找到一件恩灿的粉色睡袍,他将就着穿在身上,下摆刚好遮住羞处。

等着恩灿在里头,连头发都吹干出来的时候,文琛指着床,小心翼翼道:“换好了,先睡,我去洗。”

恩灿望着换好的床单,张了张嘴,有些崩溃地望着他:“可是,我只剩下这一条干净的床单了!”

文琛不理解:“怎么了?”

恩灿:“不是应该全部结束之后,再换干净的睡觉?”

恩灿说完,一本正经地望着他。

那眼神还带着委屈,甚至带着期待。

文琛狠狠咽了咽口水,拉过她在床边让她坐下,温声道:“先休息。

我去洗澡,恩灿,我下午就出来等了,我到现在晚饭还没吃呢。

一会儿我洗完澡,我出去买点宵夜,顺便把干净的床单买回来。”

他拢了下她的头发,道:“乖,先休息,而且刚才,咱们也没做避孕。”

他是很想要孩子的。

但是他没有这个权利说这样的话,因为首先还没有结婚。

爱一个人姑娘,就应该给她最安稳的未来。

他小心翼翼望着她,很怕她会说,那就买避孕药跟TT回来。

文琛心情有些复杂。

一方面很喜欢小孩子,一方面又懂得她还在上学。

所以他只说,他们刚才没有避孕,想问问她的意见。

只要她说不想生,他立即给她把事后避孕的药买回来,绝对不让她生。

而且现在的医学非常发达,事后避孕的药物不但没有副作用,还可以刺激雌激素,对皮肤特别好。

“我觉得奉子成婚挺好的。”恩灿小脸一红,有些难为情地低下了头:“要不然,咱们顺其自然吧!”

文琛深呼吸。

内心的狂喜不知该如何安置。

“不好。”他捏着她的下巴将其小脸抬起来,温柔地望着她:“我们不要奉子成婚。

明天我给我父母打个电话,让他们从国外回来一趟,帮我出面向乔家提亲。

然后双方商量一个日子。

们家同意订婚,我们就订婚,们家同意结婚,我们就结婚。

然后,征得父母的意见,不管结婚也好,订婚也好,咱们赶紧把结婚证领了。

有了证了,咱们不管要不要顺其自然,孩子都属于婚生子女。”

他俯首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:“奉子成婚压力大,我不能让有压力。”

当文琛进了洗手间洗澡,恩灿还觉得恍然如梦。

她美滋滋地爬回被窝里,想着他刚才的种种温柔,只觉得一阵阵的心跳加速。

果然,文琛是全世界最靠得住的男人。

一想到其实现在可以点外卖,而且24小时便利店也是可以送货上门的,而且都很快。

恩灿不舍得让文琛出去到处跑了。

她拿过手机,迅速下单。

文琛是个男人,洗澡比较利索,就是浑身上下都用泡沫过一遍,清水冲干净就好了。

想起自己新家的按摩浴缸,他觉得让恩灿过去泡泡澡,可以缓解身体的疼痛。

再者,这里根本没有他的换洗衣服呀。

灵机一动,文琛迅速从洗手间里出来,头发擦了个半干,都没来得及擦。

站在床尾,她的小熊浴巾被他横过来在腰上一围,露出男性健硕美好的上身。

他盯着她酡红的小脸问:“要不,跟我一起出去吧。

陛下送了我一套房子,就是我往后在盛京市的家,那边有浴缸。

把衣服收拾收拾,往后跟我一起住吧!”

恩灿自然是愿意的,甚至有些惊喜:“我想去看看的房子呀,长什么样子呀?”

他笑了:“那就一起去。”

拾起地上的衣服,他有些羞赧地转过身背对着她,扯了浴巾重新穿上。

恩灿直接砸了一个枕头过去:“啊!,暴露狂,耍流氓!”

文琛:“……”

这边衣服刚穿好,那边门铃响了。

他愣了一下,恩灿想起来了,指着门口道:“对了,我买的外卖!”文琛立即去外面开门。